媽的,噓Mothership

媽的,噓Mothership

展期:2019/09/27 ~ 2019/09/29
地點:台北市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舞蹈生態系創意團隊藝術總監彭筱茵和人尹合作社藝術總監鄭伊雯共同創作,談論著新手母親不為外人道——媽媽的厭世篇章,有種不說不快、不舞不行的渴望,發展結合舞蹈x戲劇x聲音的肢體劇場作品《媽的,噓》(Mothership)。分以下幾個篇章:

1.〈媽媽對你來說〉
由生理男性表演者陳福榮,以話家常的形式打破與觀眾的距離,和觀眾討論對於母親角色的看法、認同,以及分享自我與母親關係的個人故事。

2.〈新生-媽媽自白〉
從錄像片段〈肚皮:痕跡與記憶〉到鄭伊雯獨舞〈告別單身〉,以第一人稱的聲音、影像和肢體堆疊,揭開與新生兒一起新生的角色-媽媽內心的自白。舞台設計彭宇弘(起夫)設計的巨型子宮,高懸在育兒場景的正中,是乘載舞者、影像的載體,也象徵對母性的崇拜和制約。

3.〈育兒戰略〉
結合舞台裝置、多媒體、音樂音效、戲劇舞蹈等,營造出一個如復古18 bit風格的遊戲現場,呈現出新手母親要經歷的重重關卡,包含新生兒資訊洪流、餵食指南、尿布攻略、尿布疹警報、屁屁難關、漲奶警報、拍嗝比賽、夢境漫遊和媽的噓跳舞機等段落。

4.〈媽媽來說……〉
媽體田野調查第一部分影像,已經成為母親的女子們陳述自己原本是否有想過成為母親,以及確定懷孕瞬間的身心感受。

5.〈生產模組〉
從編導彭筱茵和共同創作鄭伊雯自身生產歷程為題材,真實大膽地將待產的身心狀態到生產過程的體感,以及醫療科技「監控」孕產的反思提問,發展成一個身體再現的模組。裝置設計彭宇弘,以巨型子宮和象徵監控產程的儀器裝置,結合群舞者的身體,搭配「產婦」鄭伊雯,呈現一個血淋淋又另類的生產模組。以及「產後」留下的〈身體殘痕〉,音樂設計卓士堯和演唱劉純良,以復古女伶的爵士風格,搭配舞者陳怡靜性感的肢體對照鄭伊雯產後恢復的真實寫照,自我解嘲的幽默反差,道出母親的矛盾、辛酸與甜美滋味。

6.〈媽媽的話〉
媽體田野調查第二部分影像,匯集不同母親陳述自己在育兒過程中,對於生理或心理最大的困難、感受或突破、心得。

7.〈媽的……〉
末段,一氣呵成從〈無法倒帶的母親角色〉到子宮的洗禮,單純清楚的三人接觸即興舞蹈,到最後僅存母親-鄭伊雯,在子宮下方接受流淌的鮮紅液體,是生命的真實,也是循環。

媽的,噓Mothership

Dancecology 舞蹈生態系創意團隊

迴響已關閉。

WordPress.com.

向上 ↑